书网 | 国内作家 | 港台海外 | 外国文学 | 青春校园 | 都市 | 韩流 | 影视 | 历史军事 | 古代文学 | 短篇 | 读书评论 | 最新资讯 | 更新
网络原创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灵异 | 仙侠修真 | 武侠 | 侦探推理 | 官场小说 | 鬼故事 | 盗墓小说 | 传记纪实 | 作家列表
  位置:书网->vivibear->《寻找前世之流年转》->正文

第二卷 巴比伦之龙 怕黑的男人

书网 www.csrlyk.com   走到广场的时候,我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居然早就变成了原来的那套,幸好幸好,不然要是穿着那身古罗马衣服出来招摇过市,回头率也未免太高了。

  不过——

  咕噜噜……我的肚子在这时很不争气的响了起来。

  唉,现在我可是身无分文呢……要知道就答应那个帅哥去喝一杯了……

  看看时候还早,离午夜时分的列车到达还有不少时间,我索性在广场上坐了下来,摸了摸口袋,居然找到了一块不知什么时候塞在那里的巧克力,刚剥开糖纸,忽然不知从哪里飞来一只鸽子,迅速的将这块巧克力抢了去。

  不是吧……这么衰……连一只鸽子也欺负我……

  那只鸽子就停在我的不远处,得意洋洋的吞下了那块巧克力。

  “小心我把你炖了吃。”我冲它说了一句鸟语。

  它忽然扑腾着翅膀又飞了过来,亲热的停在了我的肩上,咕噜咕噜吐出了一句话,“主人,是我呀,你的小孔!”

  我的嘴角抽搐了一下,转头看它,“你,你是小孔?”

  “对啊,主人,你不认识我了?”它很委屈的瞪着一双小眼睛。

  “废话,你忽然从孔雀变成鸽子,我怎么会认得!”我大吃一惊,它怎么会跟着我来到现代?还有,它怎么能随意变幻外形?太不可思议了吧?

  “哦,上次变了孔雀差点被吃掉,看来我还是变个平凡点的外形好了。”小孔拍打着翅膀,“主人,你看我这个样子可不可爱?”

  “你究竟是什么妖怪?居然能跟着我到现代?”我用充满怀疑的目光打量它。它绝对,绝对不是一只普通的鸟。

  “主人,其实我是鸟族的精灵,所以我可以任意变幻各种鸟类的样子哦。至于为什么来到这里,因为你救了我啊,所以我就跟着你了。”它摇头晃脑的说着。

  “什么?如果是鸟类的精灵,上次怎么还要我救你?”

  “每一年,我都会有十天时间什么法力都没有,上次正好是我没有法力的时候,结果就被抓住了,幸好主人救了我哦,所以主人以后也要保护我哦……”它还振振有辞。

  我一把将它从我的肩头揪了下来,露出了一丝邪恶的笑容,“跟着我,好啊……你知道吗?我最喜欢吃烤乳鸽了,肥肥的,还冒着油,哇哈哈,那个味道,真是太好了……”我一副就要流口水的样子显然将它吓到了。

  “主人,我,我先去那里看看!”它眨了眨乌黑的小眼睛,迅速的闪了……

  看着它消失在我的视线里,我收起了脸上的笑容,奇怪,为什么它能跟着我从古代到现代呢?如果只是鸟族的普通精灵,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法力。

 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

  夕阳西下,夜色渐渐降临。

  我抬头望了一眼天空,黑色的夜幕中繁星闪烁,仿佛近在咫尺。时光流逝,流年回转,虽然还是身处同一天空下,一切却早已物是人非。

  广场上依旧人来人往,打扮摩登的年轻男女嘻笑着从我的身边穿梭而过。我起身伸了个懒腰,打算还是去早点火车站比较好。

  穿过广场的时候。我忽然感到了一阵莫名的凉意,不经意间,仿佛有冰冷的气息擦肩而过。我转过头望去,正好看到一对男女的背影,几乎是同时,那个男人停下了脚步,也回过了头。

  紫银色的长发随风飞扬,同色的眼眸在星光下流转着略带诡异的光泽,嘴角边正扬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。

  我直直地瞪着他,竟然会在这里看到阿希礼!这个吸血鬼怎么会出现在罗马?

  他低头对身边的女人轻声说了几句,就朝我径直走来。

  “小晚,来罗马玩吗?“他像个没事人的对我笑道。

  “关你什么事。”我一脸不爽的看着他,我可没忘记他上次说我是个半人半鬼的妖怪。

  他微微眯了眯那双紫银色的眼眸,“怎么,还在生气啊。哦,原来撒那特思的女儿这么小心眼,一点气度都没有。”

  “喂……你不要老是扯我老爸好吧。”我瞥了他一眼,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“很奇怪吗?就像你父亲的城堡在匈牙利,我的城堡就在罗马啊,嗯,也不止是罗马,法国,德国,希腊,包括中东,到处都有我的住处。”他漫不经心的笑着,“如果有兴趣,随时欢迎你来参观。”

  “免了吧。”我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,扫了不远处的那个女人一眼,“那里比较适合你的猎物。”

  “阿希礼!”那边的女人开始等得不耐烦了。

  “还不过去?”我面带讥笑,“不然你的猎物就要跑了。”

  “哦,既然知道她是我的猎物,这次怎么不多管闲事了?“他那半透明的眼眸直视着我,仿佛想在我的脸上找出些许端倪。

  “有时,多管闲事也要看心情。”我往前走了两步,“更何况,我也不喜欢多管闲事。”

  他面带诡异的笑了起来,低声道,“说真的,你多管闲事的时候,可是一点也不像原来的……”说了一半,他忽然又没有再说下去。

  原来的什么?我也没有在意他说的话,匆匆就往火车站走去。

  因为夜色已深,车站里也几乎已经没什么人了,只有几个不良少年打扮的男孩子在一旁抽着烟,聊着天。

  我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,在昏昏欲睡的感觉中等了一会儿,就听到了午夜子时的钟声。

  接着,就听到了火车进站的轰隆轰隆声。

  来了!

  我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望着火车开来的方向,不多时,只见一辆红色的火车缓缓驶进了车站,在我的面前停了下来。

  我望了一眼那几个少年,他们好像完全没有看到这辆火车,不过这也不奇怪,并不是人人都有机缘踏上这列火车的。

  一跳上中间的那节车厢,我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。金色的长发如流水一般倾泻而下,遮住了他的半边脸,在抬头看到我的瞬间,他那金色的眼眸掠过了一丝释然。

  “司音,好久不见!”我笑咪咪的在他面前坐了下来,在这种情形下看到他,我还觉得蛮亲切的。

  “好久不见吗?不过才过了十来天而已。”他的唇边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。

  你这里是十来天,我那里可是经过了春夏秋冬,”正说着,我的肚子又开始不争气的叫唤起来。司音挥了挥手,小小的餐桌上顿时出现了香喷喷的饭菜,我眼前一亮,居然还有我最喜欢的糖醋里脊!

  “啊,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?”我忙不迭的拿起筷子就挟了一会放进嘴里。

  他望向了窗外,“你和你妈妈的口味都差不多,小隐从小也喜欢那些酸酸甜甜的的口味。”在说这些话的时候,他的神情格外温柔,仿佛有什么在他的金色眼眸中溶化。

  “这次的罗马之行,感觉如何?”他转过了头,脸上又恢复了如同帘幕遮盖一般的平淡表情。

  “罗马吗?”我的筷子停在了半空中,之前发生的一幕幕,仿佛电影一般在脑中回放,最后定格在了那双水蓝色的眼眸上。

  “那些曾经的历史,都已经消失在漫漫长河中了,我想,这点,你应该明白。”他喝了一口杯中的茶。

  “其实也未必啊。“我咬着筷子道,“小时候,我曾经在书上看到一句话,当时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,但现在,我想我有点明白了。”

  “哦?什么话?”

  我想了想道,“今天由昨天而来,今天里面就包括有昨天,而昨天里面复有前天,所以,过去的历史今天仍然存在着,它并没有死去。”

  司音放下了茶杯,金色的眼眸中闪过了一抹淡淡的惊讶。

  “你可真是个奇怪的孩子。”他的语气比往常温和了几分,“这个年纪的孩子,应该不会去想这么复杂的事情吧。”

  “这个年纪的孩子,也不会经历穿越时空这样匪夷所思的事啊。”我接口道。

  他微微笑了起来,低声说了一句,“那倒也未必。”

  我很少见到司音笑,他不笑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他逼人的气势与高高在上而内敛的气质,而当他笑的时候,就仿佛千万树的樱花同时绽放,美到极致。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一觉醒来的时候,天已经大亮了。

  我睁开了眼睛,发现司音正坐在窗边,静静地望着外面。顺着他的目光望去,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连着一片的茂密森林。

  “早上好啊,司音。”我揉了揉眼睛,从卧铺上坐了起来,正想舒舒服服的伸个懒腰——只听梆的一声!起来的动作幅度过大,我的脑袋一下子撞到了床档。

  “呜……”我低低哀叫了一声。

  “早上好,小晚。”他没有转头看我,但我清楚的看到他的嘴角边隐隐泛起了一丝笑意。

  “我,我去洗脸刷牙了。”我郁闷的揉着脑袋,拿着梳洗用品飞快的走了出去。

  从盥洗室回来的时候,我们的座位那里明显多了一个人,定睛一看,原来司音的面前正坐着那个叫作蒋映的女孩。

  对了,昨天我上了火车之后,好像都没有听见她妈妈骂她的声音,难道是因为我完成了任务?

  “我最后再问一次,能让她消失吗?”蒋映一脸的不耐烦。

  “诶?命运不是已经改变了吗?昨天你妈妈也没有说你啊。”我忍不住脱口道。

  “昨天没有说我,并不等于永远不说我啊,”她瞥了她妈妈所在的方向一眼,“谁能保证她以后会不会哪天又突然发神经。”

  “你就这么希望你的妈妈消失吗?即使我已经改变了你们的宿命根源,你也要坚持吗?”我忽然觉得有种挫败感。

  “在她的眼里我不过是可有可无,那么对我来说,她也一样。”

  “哦,既然这样的话,”我走到司音身边,在他耳边迅速低语了几句,见他微微惊讶之后点了点头,我又大声道,“司音,那就让她的妈妈消失好了。”

  司音缓缓抬起了手。

  列车忽然在这个时候进入了一个黑暗的遂道,几乎是在同时,整个车身剧烈的震动起来……车顶上的灯摇摇欲坠,车子里的乘客顿时乱作了一团。

  “啊!”蒋映突然惊慌失措的大叫起来,只见那个车灯正往着她的方向落了下来。

  车子忽然在一瞬间停了下来,车厢里的乘客们似乎还没从惊吓中回过神来,谁也没有发出声音。

  “妈妈,妈妈!”蒋映的声音蓦然打破了这片寂静,我朝着她的方向望去,她似乎安然无恙,只是不知何时,她的妈妈已经扑上来挡在了她的身上。那盏车灯不偏不倚的正砸在了蒋妈妈的身上。

  “妈妈,你怎么了,你醒醒啊,不要死啊,妈妈,不要死啊!”蒋映忍不住哭了起来,“妈妈……”

  蒋妈妈缓缓睁开了眼睛,看到她没事顿时释然的笑了起来,用力的将她抱在了怀里,喃喃道,“小映,你没事就好,你没事就好。”

  “妈妈……”蒋映大哭着搂住了她。

  “是妈妈不好,以前对你太苛刻了……但是,正因为最在意你,才对你这样苛刻……小映……妈妈以后不会了,以后一定不会了,对不起……”

  “我明白了,妈妈,我明白……”

  “蒋映,现在还想她消失吗?”我在一旁忽然打断了她们的话。

  她浑身一震,立刻摇头,连声道,“不,不,不……”

  “那么……”

  “我想和妈妈一起回家。”她抬起了头,“我想回家。”

  司音点了点头,伸手向她们指去,只见一团金色的光笼罩住了她们的全身,渐渐地,她们就在耀眼的金光中消失不见。

  “好了,这下总算完满了。”我笑吟吟的坐了下来,“看,我的办法还不错吧。”

  “你就这么肯定她的妈妈会去救她?”司音淡淡道。

  “我也是试试,天下又哪有不真心爱子女的父母呢,只是有时,有的父母也像蒋妈妈一样,用错了方式吧,既然一切已经被改变,那么蒋妈妈也一定意识到了自己的执着是错误的吧。”我眨了眨眼,”当然,这也要全靠司音你刚才制造的险情哦。”

  他转头望向了我,“但是,这个方法也很危险。”

  “不怕啊,因为司音一定会把握好分寸的。”我笑着挑了挑眉。

  他没有再说话,又再次将目光投向了窗外。

  “小晚,看到那个戴着帽子的男人了吗?”他忽然问道。

  我点点头,“这个男孩好像一句话也没有说过,感觉挺神秘的。”

  “他是个在逃的杀人通缉犯,”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司音缓缓说了后半句,“也是——下一次任务的委托人。”

  “诶????”

  我惊讶的望了一眼那个男孩,想不到这个看似文静的男孩,竟然是个在逃的杀人通缉犯,他杀了谁?又是为什么杀人呢?

  “那他什么时候会委托?”我比较关心这个。

  司音看了看我,“你先休息几天吧,到时他自然会前来委托。”

  我摇了摇头,“我不用休息,我要越快越好,我一定要赶在老爸醒来之前找到妈妈,不然的话,老爸一定会做出疯狂的举动……”

  司音的金色睫毛微微一动,“他——对小隐很好。”

  “那是当然啊,老爸爱老妈可是远远超过爱我,从小我就像个电灯泡……“我一边说这,一边回忆着以往的种种,嘴角边不由浮起了一丝笑容。

  “可是,他是吸血鬼,是永生的,小隐她却是个普通的人类。”司音冷冷打断了我的话,“总有一天,小隐还是会离开他,不是吗?”

  “不错,他是永生的,可是我想如果能拥有这样一段美丽的爱情,哪怕是永生也不会感到寂寞了吧?至少,他拥有这段美好的回忆。”我有些不服气的说道。

  司音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复杂的神色,“美好的回忆……也是,他至少也曾拥有过……”说着,他又淡淡的笑了起来,“不错,就像小隐说的那样,曾经有过的美好是谁也抹不去的。因为我们都有记忆。只要有记忆,就不会让美好消失……”他顿了顿,喃喃道,“但是记忆之所以美好,不是因为记忆本身,而是因为那记忆里有她……

  淡淡的阳光洒落在车厢里,在他的金色眼眸中折射出晶莹的光芒,晨风轻轻地吹拂着他那黄金般璀灿的长发,纠结,飘扬。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寻龙记特别番外试阅版地址

  小隐和小撒之特别番外——给你全世界,下周起在论坛首发。

  公主志12月最新连载——骑士幻想夜试阅版也会在下周送上,

  以上只发表在论坛。

上一页 《寻找前世之流年转》 书网
line
  书网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
500彩票 | | bet | 直播 | 手游 | 游戏 | 娱乐 | 捕鱼游戏 | bet | 威廉希尔 | 500彩票 | 500彩票 | 彩票开奖吧 | bet | bet | bet | 手游网 | bet |